这房子外面看起来不怎么大

学校九大传说的事件已经结束了,被发现的骸骨与遗留下来的文件,证明了隐藏在学校背后多年的秘密。现在的学校已经完全改革了,调来了新的校长,他全力支持学校改革,改革派的人终于如愿以偿地在这个迂腐的学校中改变,他们相信,那些为了改革而牺牲的同学是有价值的!而金忠孝则是一脸愁眉,他抿动双唇。由于家里突然多了三个人,一下子经济拮据。他是靠着父母每个月给的生活费过活的,现在身边多了三个人要养,当然比较辛苦一点,虽然式开自己找了工作,但是学校的费用,以及他们的吃穿,使他们此刻的生活无比的艰辛!为了减轻家中的负担,莫夕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现在网络盛行,很多生意都在网上开张了。既然莫夕有驱魔的本领,当然不能就这么白白浪费掉了。于是她在网络上申请了一个账号,经营了一个叫做”驱魔居”的网站,是方便网络上那些撞邪的人寻求帮助!虽然是收费的,但似乎生意不错,刚刚开张不到一天,就接到十来宗生意,而金忠孝和火修罗以及式开三人也成了驱魔居的版主,有些客户的困扰,他们也可以解决一些。周末的时间,也就是莫夕出动驱魔的时间,她今天与一个网名”撞鬼的人”预约好上午十点到封河路金华别墅区c幢9号。那个客人自称是每天晚上都被女鬼缠身,他怀疑那个女鬼就是他两个月前自杀而死的女友,是要他陪她死!看到”撞鬼的人”的留言后,莫夕接下了这单生意。好歹人家有钱人,能进近金华别墅的人一定不会没有钱!这次至少可以先解决了吃饭的问题吧!看他们收拾好工具,这些都是火修罗和莫夕自己制作出来的驱魔工具。有法力的人真是不一样啊,而金忠孝就无能为力了,只能看着,式开则是不但不会做,而且怎么学都不会,最后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要他制作有关于竹类制品的法器,反正是自己制作的,只要有法力注入,什么东西都可以驱魔!式开有工作,所以不能陪莫夕一起去金华别墅办事,虽然很遗憾,他来到金忠孝这个时代以后还真的没有好好地见识过这里的环境呢!只知道高楼很多,而且高科技很多罢了!金忠孝则是去了梁迎的坟头。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到现在才来看她似乎有点迟,不过没有关系,金忠孝有这个心就好!站在梁迎墓碑前面,那大理石的墓碑冰冷地晾着,任凭风吹雨打。此刻阳光照耀,他的脸上现出一丝愧疚的神情,伸出右手轻轻抚摩着墓碑。”梁迎!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我无法为你报仇!对不起!”最后姚芳是自己走入白色洞穴而死的,她的死法是最幸福的,没有任何痛苦,因为她知道,在洞穴的背后有她的爱人!所以金忠孝虽然拆穿了姚芳的诡计,但是却无法亲手将她绳之以法!“对不起!”金忠孝跪下身来。他的神情是如此的忧郁,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爱过梁迎,但他知道,梁迎是真心爱过他的。他好痛苦,为自己辜负了梁迎这么一个好女孩!坟前的鲜花是他买来的。他和梁迎在一起这么久,竟然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所以这次他每种买了一朵,也因为身上的钱不多,只买了十朵,这算是他对梁迎的歉意,也算是他无声的忏悔吧!来到金华别墅区c幢9号,有一个男人站在门前,看神态好像已经等待了一段时间了。莫夕和火修罗走上前,他们的神情倒是很认真,不过由于年轻,多少引来对方的一丝怀疑的神色。“你们就是驱魔居的人?”对方用很不信任的语气试探着问道。莫夕倒是不怎么介意对方用什么样子的眼光看自己,只要可以挣到钱,管他是否相信自己呢!反正她有的是法力,又不会因为别人看不起而失效!“我们来是为你解决你无法解决的事情的。如果您现在觉得自己可以解决了的话呢,我们马上走人!”莫夕的语气越来越像都市里的人了,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紧扣主题,不浪费一点唇舌,如果对方不想请她帮忙的话,她也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与精力,因为她的客户并不只有这么一家!“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对方见到莫夕的神情,赶紧不好意思地道歉,虽然不是很确信莫夕有实力,但是看她的眼神却可以感应到她的锐利,犹如一把冰冷的刀!那个男人随后带着莫夕和火修罗进入到别墅。那里的确十分的阴森,幸好莫夕最近已经恢复了一点法力,也许是因为身上的妖力没有什么古怪的举动,所以她才恢复了感应异灵的能力,至少可以感应到是否有鬼魂的存在,不过具体的位置仍然无法查知。“我是这里的主人,我姓罗!”那个男人一边介绍着自己,一边带着莫夕他们逐渐深入这幢房子。这房子外面看起来不怎么大,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是别有洞天,好像一直都走不完一般。由于窗帘都是垂着的,光线很难透射进来,使得这硕大的房子显得格外的阴森。莫夕必须得先了解情况才可以着手去收服幽灵,因为她无法确定对手的位置,不过每一种不同死因,有着不同未了心愿的鬼魂都有他们特定的回游方式,只要她知道那个女鬼的死因以及还有什么没有了却的心事,那就可以定好位置来等待对手的出现!从那位罗先生口中得知,那个纠缠他的女鬼叫做洪素,是他交往了两年的女朋友。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本来还打算在圣诞节过后结婚的,但是在两个月前,他的女友突然自杀死了。自那以后,这里就出现了怪异的现象,所以罗先生怀疑是他的女友回来要他陪她一起去地狱!因为他们曾经说过:”无论其中一个人到了什么地方,另一个人都要跟随,即使是地狱!”也正是因为这句誓言,罗先生感到分外的苦恼。他不想死,虽然很爱自己的女朋友,但毕竟对方已经死了,没有理由要自己也陪葬吧!所谓的爱情原来就是如此的脆弱。莫夕看着罗先生那一副胆小的模样,不禁为死去的洪素感到惋惜。生前海誓山盟,死后烟消云散!不过无论如何为死去的女鬼抱不平,这次莫夕来的任务始终是无法改变的,她是来收拾那个不愿归入地府的女鬼的。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不可有所触犯,不然人间大乱!如果像罗先生所说的,女鬼是自杀而死的,那么她一定会从北方归来,因为不愿登入西方,所以她应该不会选择面向西方的东方,与日光余热的南方,更加不可能从西方而来。在北方的窗口贴上莫夕自制的引魂符,只要鬼魂靠近这座别墅,就会被引魂符所吸引进入别墅,再在地上撒上白灰,鬼有阴气,身带阴风,所以所到之处白灰浮动,这也算是帮助莫夕确定女鬼确切的位置!接下来只要等到夜晚女鬼再现就可以抓到它,然后他们就可以收工回家了!看着这简单的设置,罗先生的神情似乎还是有怀疑,所以他早早地离去,深怕自己走晚了就没命见明天天明了!看到他一副的狼狈像,莫夕不禁叹了口气,隐约感到有一丝不对劲,罗先生说自己和其女友洪素关系十分融洽,似乎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为什么洪素还要自杀呢?这于理不通啊!转身走出别墅,看到别墅北边窗外的玫瑰花从,那鲜红欲滴的玫瑰花十分的鲜艳,走近一看,莫夕眼神顿时一闪,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见莫夕站在北窗的玫瑰花坛边上,一动不动的神态,很是奇怪,于是火修罗也走了过来。”你在看什么?有什么发现呢?”莫夕淡淡的笑意让火修罗十分奇怪,他疑惑地看着莫夕,而莫夕则没有做声,只是笑,而且开始摇头。然后她的手指指向了前面的玫瑰花丛,火修罗也顺势转过脸去,当他看到那玫瑰花的时候顿时醒悟过来,露出微笑道:”原来是玫瑰妖啊!”点了点头,莫夕开口说道:”我想那个叫洪素的女孩就是玫瑰妖所幻化而来的,她爱上了喜欢玫瑰的罗先生,之后就与他在一起。但是妖是不可以和人发生感情的,因为一旦越过妖的本分界限,那么就会被妖王诅咒,受到永远不见天日的惩罚!如果是法力高强的妖精,也许可以躲过毒辣的诅咒,可是洪素不过是一个法力低微的小妖,所以她会选择假死来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她最爱的罗先生!晚上她就幻化成人形,在暗地里看着自己深爱的人。”莫夕说到这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可是罗先生却误会洪素要来加害于他,他们的爱情还真是不坚固啊!”她说到这里,忽然变得长吁短叹,火修罗看得出来她在想她自己。她喜欢金忠孝的事情是有目共睹的,不知道她以后的生活会如何呢?也会跟洪素一样吗?走回别墅,坐在客厅中,抬首看着天花板,莫夕的脸上有一层淡淡的悲哀。她现在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因为她身上的妖气已经被激发,除非是像当初一样,让一个法力高强的人用道术将她体内的妖气封存起来,不过那样她就又得从一个婴儿活起,那种隐藏在内心的痛苦是别人无法理解的。好不容易才封存起来的妖力,因为回到了楼兰妖城而被全部激发了出来,她不希望如此,她好想做一个人类,做一个和她母亲一样温柔善良的人类!看着莫夕的神色,火修罗可以理解她的心情。她是如此努力着做一个真正的人,可是到头来却是白费心机。她很痛苦,这他都看得出来,她怕金忠孝会因为她不是完整的人而不爱她,那种担忧就如同他害怕自己无法战胜弥嘉,无法为帕奇罗报仇一样,是如此让人揪心地痛!在另一个地方,金忠孝离开了梁迎的坟墓,他走的时候,轻轻地吻了她的墓碑。”这辈子我无法全心全意地爱你,希望来世你能得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不要再遇见我这样的男人!”他轻声地说道,嘴角有一丝淡然的笑,不是开心,也不是悲哀,只是期盼,他是真心希望梁迎幸福!走在喧哗的街头,不断有人掠过身旁,也许有一天,这其中的某个人会成为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人,也许有一天,其中一个人会成为自己生命中最无奈的人。人生总是无常,在这不断变化的世界中,也许冥冥中早就有安排,只是人们自己不知道罢了!忽然一个人影闪过视线,一张陌生的脸,但却给了金忠孝一种古怪的感觉,是他手腕上的紫玉有感应,突如其来地颤了一下。他不禁惊愕,紫玉很少有反应的,难道那个人身上有着紫玉的碎片?那个秀丽的身影,匆忙的步伐,就像很多都市人一样,似乎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金忠孝快步追了上去,他的脚步不断地在加速,但好像对方的步伐也在不断地加速,他跟了两条街,终于在一条叫做风回的小巷中追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迅速回头,用审视的目光瞥了金忠孝一眼,然后用傲慢的表情对着他。”你干吗跟着我?”一句不客气的话从她的嘴里冒了出来。金忠孝微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很特别!”他怎么可能说出是紫玉对她有感应呢?那不是找人笑话嘛!“呵呵!”女人冷笑两声,”你还真坦白哦!我很喜欢你!不过如果你可以把你的手镯给我的话,我会更喜欢你的!”女人的眼神顿时尖利起来,难道她也知道紫玉的事情?金忠孝感觉到事情不对,迅速地转身想要离去,在他奔跑起来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那个女人的声音”无论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你是我的!”她的话听起来十分的奇怪,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有空闲管她到底说些什么了,眼前最重要的是不可以让她得到紫玉,他现在只有一个人,没有火修罗和莫夕在,他根本没有把握战胜她。在奔跑中,他觉得自己好没用,似乎在这个世界上,他是无法独自生存的一般……夜晚降临,莫夕站到玫瑰花坛边上,伸出右手,朝着玫瑰花,默默地念叨着:”天之灵气聚,痴情全然去!出来吧!”她的声音一落,玫瑰花从就微微一动,一个穿着红色丝裙的女人现出形来,凄凉地望着莫夕。“你为什么要一直纠缠着罗先生,你也看到了,是他找我们来收服你的!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爱啊!”莫夕训斥着玫瑰花妖洪素。洪素凄惨地一笑:”花开花落,不得怨人!我明白他怕我,但是我却不能忘记他,我来找他真的没有恶意啊!”她的神情是那么悲哀,被自己最爱的男人如此的厌恶,她好伤心,如珍珠般的眼泪坠落下来,她无奈地说着,哭泣着。看到洪素的表情,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莫夕心中似乎有一团火在烧。她恨负心的罗先生, 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平台难道一段真挚的爱情就可以因为其中一个人离开人世而结束吗?一切的海誓山盟都是骗人的吗?“我们并不想收服你的!不过如果你再纠缠罗先生的话, 炸金花游戏就算我们放过你,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他也会在请别人回来收你的!你还是走吧!”莫夕说道。洪素点了点头,感激地笑着,转身要离开。”谢谢你们!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永远都不会!”她的话带着凄凉,和对罗先生的心灰意冷。当她离开的那一瞬间,莫夕感到一阵心惊。她赶忙上前,想拉住洪素,可是已经太迟了。”洪素!”她喊道,可是洪素的身体却已经完全被她体内所散发出来的红色火焰包围。“我无法忘记他,我说过的,让我离开只有这样!”她是使用自己的念力燃烧了自己的身体,一个法力微弱的小妖,也只能这么做才可以将自己的心化为灰烬,她的痴心也许罗先生这一辈子都无法理解,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看着洪素的身体被红色的火焰团团围住,莫夕爱莫能助。她不甘心,为什么人类就可以随意玩弄他人的感情,让妖界的纯真生灵如此地被折磨?为什么人类可以如此的人性妄为啊?她好不甘心啊!她千方百计地要成为的人类不是这样的,她心中的人类是像她母亲一样拥有善良心灵,为他人着想的!抱住头颅,莫夕蹲在了地上,她痛苦地挣扎着。搂住莫夕,火修罗也闭上了双眼。对于心地善良的莫夕来说,这个人类的社会的确不适合她,可是既然已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了,还能怎么办呢?也只有坚持下去了!那种安定人心的魄力,似乎将莫夕整个包围了起来。他的保护,他的气息使得莫夕安宁,她静静地蹲着,不说话,闭着眼睛,这就是狐之都市的王的能力吗?让人感到无比的安全,不受外界任何事物的干扰……回到家中,金忠孝脸色一阵惨白,大口地喘着粗气,他心中的那种矛盾是什么?他感觉好矛盾,好像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地涌上来,那是一种无形的冲动,好像在不断地讽刺自己,讽刺他的没用,讽刺他的无能!他焦虑地走来走去,看电视不是,看书也不是,这个周末到底发生了什么使得他如此的不安呢?是那个女人吗?那个女人轻蔑的话语使得他内心的脆弱被激发吗?他不知道,他的心乱透了。“谁可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他抱头靠在沙发上,总算是安静下来了,这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镯。紫玉!是它给了他如此多的烦恼吗?是它给了他如此多的危险吗?是它给了他如此烦乱的心情吗?稍稍松下自己抱着头的双手,金忠孝看着紫玉。”如果没有了你,我会自由吗?”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他想退下自己手上的手镯,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请让我变得像正常人一样吧!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了,生活在不可思议中不是我所想要的!”他伸出手,开始解开自己手中的紫玉手镯,也就在这个时候,式开正好回来,见到金忠孝的动作,迅速地冲上了前,一把抓住金忠孝那只解手镯的手,而且目光十分的惊恐!“你干什么啊?”式开吼道,呼吸急促起来,死死地望着金忠孝,”你知道你一旦把手镯拿下来,紫玉就会被别人抢走的!”“我不管!我不希望像现在这样,我想恢复到原来安宁的生活啊!我要做一个普通人!”金忠孝任性地喊道,他好痛苦啊!“可是你绝对不可以将它拿下来啊!”式开坚决地说道,好像有很多难言之隐,又说不出。他是关心金忠孝的,不仅仅是因为答应了那个额头上有千子印的男人要照顾他,更多的还是因为他把金忠孝当作自己的朋友!“我们回来了!”火修罗带着莫夕走了进来,看到他们僵持的模样,不禁一阵惊讶,”你们在干什么啊?”“没什么!”金忠孝甩开式开的手,独自一个人回房间去了。见到如此的情况,大家都感到家中的气氛很不对劲,所以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各自顾着自己的事情,谁也不想先开口……周末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转眼之间又到了上学的时候。金忠孝心事重重地来到学校,今天他并没有与莫夕一起来,觉得好像自己一直都在依靠着人家,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是一个男人,不希望自己永远都被别人保护着,他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那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女人,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紫玉的事情?而紫玉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子的秘密呢?低头看向手腕上的紫玉手镯,上面缺少一些碎片。他必须快点集齐所有的碎片,也许那样的话就可以将莫夕送回到属于她自己的世界。他并不是讨厌莫夕,只是感觉到她呆在自己的身边不会有幸福,甚至可能出现莫名的危险,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自从见到那个女人以后,他就开始出现这样的感觉!课堂上,莫夕一直注视着金忠孝,他那忧郁的神情让她感到不安。他到底遇见了什么样的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神情?以往的金忠孝总是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经常是吊儿郎当的表情,可是最近他却如此忧郁,她感到十分担忧。教室外面传来了一阵规则的脚步声,可是金忠孝却有不祥的感觉,因为他手腕上的紫玉开始蠢蠢欲动,那个走在教室外面走廊上的人一定与紫玉有联系。他咽了一口口水,警惕的表情一直不敢放松。当那个人走进教室的那一刻,他的眼神顿时惊乍,竟然是那个女人!那个在街头说一定会找到紫玉的女人!“大家好!你们班的班主任最近因为身体不好,所以请假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内的课程就由我来任教!”那个女人说话的时候一直用妩媚的目光注视着金忠孝,虽然她的笑容十分的美丽,但是在金忠孝眼中却是无比的邪媚。“我的名字叫苑蓝!刚刚从师范学院毕业来到这里任教!我的个人情况只有这么多!如果你们想知道更多关于我的事情,下课后来找我!”她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是对着金忠孝的,她的话也是针对金忠孝而讲的。她知道金忠孝一定会对她的身份产生兴趣,所以她故意这么讲,好让金忠孝有理由去找她,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神秘!苑蓝?是什么人?到底和紫玉有什么关系呢?金忠孝皱着眉头苦思,但是始终无法得到结果。他听出了苑蓝话中的意思,她是要他去找她,她是想他亲自去问她与紫玉的关系。可是他应该去吗?那样难道没有危险吗?他不是怕自己会有危险,而是担心莫夕,他知道如果自己对这个女人有反应的话,莫夕不可能会没有感觉,所以他必须要在莫夕之前去找她,不然莫夕可能就会有危险了!悄悄瞥了一眼莫夕,她果然是用那种怀疑地眼神看着苑蓝。金忠孝叹了口气,必须得想个办法拖住莫夕才行!火修罗忽然从门口走了进来,当他看到苑蓝的时候不禁一震,她的脸,她的笑容,竟然和帕奇罗如此的相像。他瞪大了眼睛注视着苑蓝,内心那种思念顿时全被翻了出来。他没有说话,企业动态只是望着苑蓝,他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了。他知道眼前的女人不可能是帕奇罗,但是他又由不得要看着她,当苑蓝回首望见他时也不禁震慑……那注视着对方的双眸停顿下来,仿佛一切时间全部都停止了,只剩下他们两个对视的人。一种莫名的感觉围绕着两个人的心,苑蓝对火修罗有一种古怪的感觉,陌生而又熟识的感觉,解释不清楚也无法言会的感觉!他俩愣着半晌,才被班级中的吵闹声”惊醒”,苑蓝稍稍晃了下脑袋,以理清自己的思绪。为什么要这么看着那个男生?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她感到很熟悉,可是又说不出来什么地方曾经感受过这样的气息,那种霸道的温柔,好像是在说,他的温柔只针对一个人!火修罗微微转身来到莫夕身边,轻声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就离开了教室,不过他还时不时地回头看向苑蓝。她也是如此,他们的心好像被一丝细线给绑住了一般,无法挣脱,他们也没有意识去挣脱这条联系他们两个人的红线,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感应到与对方有如此微妙的联系时,不禁都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不过在教室里的莫夕可是没有这个闲情逸致欣赏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眉来眼去。她站起身来,走出门口,看神情似乎十分着急,好像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些举动全看在金忠孝的眼中,他想帮忙,不过却无法脱身,因为只要他一动,苑蓝马上会注意到,她好像随时在监视着他,连一点缝隙都不放过,给了他一种无形的压力!眼看着莫夕走出教室,金忠孝不由得感到担心,他焦急地望着门口,又回视了一下苑蓝,趁她的目光还在游离状态时,他迅速站起,快步跑向了门口,看见莫夕已经走到走廊的尽头,他正要开口喊的时候,一只纤细的手突然出现在他的肩膀上,他一惊,回头看才知道原来是苑蓝,没有想到她这么快就追来了,不禁哀叹。“怎么?不想见到我吗?”她的声音十分的逼人,那眼神,简直犹如一枚待发的利箭,燃烧着妩媚的火焰。金忠孝无奈地摇头,然后将苑蓝放在他肩膀上的手推开。”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老是跟着我吗?”苑蓝努了努嘴唇,好像在考虑是否要说出自己一直盯着金忠孝的原因。不过渐渐地,看着她的神情,金忠孝已经知道她是不会说的。他转身要离开,但又被苑蓝拉住了,她的嘴角还是那一丝轻蔑的微笑,她的神态使得别人无法猜透她到底在想什么,那种神秘感不仅不是金忠孝喜欢的,甚至是他厌恶的!“这么快就走啊?不想知道原因了?”苑蓝调侃般地说道。金忠孝感觉她并没有诚意要说,所以他不予理会,甩开她的手,径直走向莫夕离开的方向,但是又被苑蓝一个空旋翻挡住了,她双手交叉在胸前问:”你好像很讨厌我?”“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啊?”金忠孝有些发怒了,苑蓝一直挡在他面前,使得他无法去找莫夕,刚才他就感觉到莫夕的气息有些不稳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苑蓝听后微微一笑,然后用手指指着金忠孝手腕上的紫玉手镯说:”只要把那个交给我啊!”“神经病!”金忠孝冷冷地抛下一句话后侧身走过。苑蓝又想施手阻止,但此次金忠孝忽然感到一阵异样。当她的手放到他肩膀上的时候,一阵电击的感觉顺势而来,苑蓝迅速地缩手,惊异地看着金忠孝,不过金忠孝却没有回头,只是向前,朝着莫夕去的方向走去!苑蓝独自站在走廊上,神情似乎还没有恢复回来。她不敢相信金忠孝这个普通人身上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刚才的电击的伏度绝对不是一个人类可以承受得了的。其实苑蓝并不是一个妖怪,更不是异灵类,她是一个人,一个法力高强的天师。她的职责就是灭魔驱妖,而金忠孝身上的紫玉则是驱魔界的圣物。相传紫玉原本是魔界的圣物,不过魔王有心向善,而且在位时行善积德,使得紫玉充满灵气,才成为驱魔界的圣物,而且拥有紫玉的人法力都会大增,所以很多妖怪和魔物都对它虎视眈眈。由于每个驱魔宗师在临终前都会将自己的法力传授给下一代的天师继承人,所以苑蓝的身上所拥有的法力比很多天师都高很多。前些时间见到金忠孝时,被他身上的紫玉所感应,她身上的善力会与金忠孝身上的紫玉产生一定程度的感应,所以才会发生上次的事情!苑蓝一直追随着金忠孝,是因为如果紫玉戴在人类的手上,可能会引来无数妖魔争夺。她是怕他有危险,同时也害怕紫玉落入心存恶念的妖怪手中才处处监视着他的。可是刚才的那种触电的感觉,到底金忠孝会是什么人?为什么紫玉戴在他的身上可以这么的平静?竟然没有妖怪来争抢,似乎太不合常理了……“怎么可能?你到底在说什么?”莫夕皱起眉头,难以置信地望着火修罗,而他的眼神也是十分凝重,默默地点了点头。“不会错的!孝的身上的确有魔气!”火修罗无奈地说。“呵,怎么可能?你是在开玩笑吧!”莫夕冷笑,她还是难以相信火修罗所说的事情,火修罗竟然说金忠孝的身上有魔气,他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类,怎么可能与魔拉上关系呢?“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但这是事实!”火修罗从手中拿出一张黄色的灵符,是他最近刚刚研究出来可以感应魔界气息的感应符,当初是因为没事做,于是就画了这张符,当作是驱魔居里的法器的,可是竟然在金忠孝出现的时候发生了反应,所以他可以断定金忠孝身上有魔气。可是拥有魔气的人就一定是魔界的人啊!而金忠孝身上怎么会有呢?“不可能的!”莫夕忽然发怒,她的神情,那双发红的双目似乎不肯相信,她不希望这是事实,因为她爱上了金忠孝,彻底地被他的性格征服了!可是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折磨他?原本做为半妖的她爱上人类已经是违反了妖界的法则,而现在,金忠孝竟然又成了和魔界有关的人,魔界是妖界的克星,是天生的敌人,他们又怎么可能在一起呢?她不要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害怕自己承受不了如此的打击!其实火修罗也十分地难过,因为他好不容易才可以和一个人类成为朋友,他不希望这个朋友就因为这个原因而成为自己的敌人,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搭住莫夕的肩膀,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他再说什么也无法安慰莫夕的心情。顿时惊愣,双目茫然,脑子一片空白,金忠孝的嘴巴张大,一副惊愕之神,魔界?魔?他身上有魔气?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他是人类,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人类啊!怎么可能会对魔界感应符有反应呢?绝对不可能!可是出现在他眼前的事情的确是不容他抵赖的,那张符的确动了,而且开始躁动地闪起红色的光芒,火修罗与莫夕愕然回头,看见站在树丛后面的金忠孝惊愕的模样,他们顿时感到一阵不安,同时开口说道:”孝?”“啊——”金忠孝大喊着跑开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不是一个人类,他一直认为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起伏,平淡无味,可是现在他的命运发生了如此大的起伏时,他却不觉开心,他狂奔着,死命地跑着,穿过学校的林间小道,穿过一座又一座教学楼,可是他还是不停地跑着,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会如此的难受,那种解释不出的感觉,他一向不会瞧不起那些不是人类的妖魔,可是为什么当他知道自己也是他们的一员时会如此的激动呢?他终于明白了当初莫夕的感觉,一下子从一个人类又恢复到半妖的感觉,他冷笑,停下脚步靠在墙边,发出令人心寒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呵呵——为什么?为什么?”他敲击着坚硬的墙壁,狠命地捶着,直到手背都出血了也不肯停下,他痛苦地笑着、喊着、问着,但是却没有人来回答他,为什么他会是魔?为什么不可以让他就这么平凡地过完这一生呢?敲得累了、困了,他转过身,滑倒在地上,无力地瘫软着,面无表情,缓缓地闭上双眼,陷入了梦境……“孩子,你的命运永远都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不要害怕前方的艰险,因为只要你可以坚持,那就是胜者……”一个男人抚摩着金忠孝的脑袋,和蔼的神情中流露的是至亲的感情,他淡淡地笑着,温柔的男人!可是在他的眉宇之间又隐然藏着一丝霸气,从那额间的千字印隐隐透露出来的气息,是那么的怪异和亲切!又是那个男人,自从小时侯他将紫玉手镯送给金忠孝以后,就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不过随着年龄的长大,也就渐渐地不再出现,怎么这次又突然地出现呢?而且他的话是什么意思?是在开导金忠孝接受自己的命运,努力把握自己的命运吗?睁开眼睛,发现已经在家里,躺在自己柔软的床上,伸起手臂,发现已经被包扎好了,他转过头,忽然感觉身上靠着什么东西,微微抬头而视,原来是莫夕,她正依靠在他的身上熟睡,她睡觉时候的模样是那么的清纯,那张美丽的脸颊让人不禁想凑上去亲一口!怎么想到那里去了?金忠孝拼命地晃了晃脑袋,赶走那些歪想,继续注视她美丽的睡姿,就像是冬天里的雪花,如此的冰清玉洁,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她再美又怎么样?他又不可以爱上她,他不希望给她带来痛苦,如果他真的是魔界的人,那他就不是人类,根本没有资格跟莫夕在一起!感应到金忠孝的动静,莫夕睁开眼睛,见到金忠孝已经醒来,马上露出喜悦的微笑,”你醒啦!”“恩?哦!”金忠孝马上瞥开自己的目光,将头侧向一边,”你怎么睡在这里?”站起身来,伸手放在金忠孝的额头上摸了摸,”看来是退烧了!”叹了口气,然后认真地望着他,”你知道自己发了两天的高烧吗?害得大家都好担心!”什么?他发烧了?怎么回事?他皱起眉头,他只记得自己猛力地打着墙壁,然后他的手流血了,之后他就睡着了!“莫夕!吃点东西吧!那小子死不了的!应该没这么快醒!”式开端着热粥走进金忠孝的房间,当他瞥到坐在床上的金忠孝时,顿时愣住,然后是一阵尴尬的笑,”呵?呵,呵,你醒来啦?”这就是所谓的大家都很担心吗?金忠孝不禁汗颜,看式开的神情倒是蛮自在的,哪里像是担心啦?而且他竟然还诅咒金忠孝”没那么快醒!”真是为自己认识这个朋友而感到可耻!不过式开的出现马上让他想到了那个额头上有千字印的男人,好像式开以前说过,是那个男人托付他去保护自己的,那么他就应该知道关于那个千字印男子的事情才对,所以金忠孝顿时来了精神,支开莫夕,单独地和式开留在了房间里……“式开!我有话要问你!”金忠孝认真地说道,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很重视这件事情,想必式开也应该知道他身上有魔气的反应了!“恩?什么事?”式开似乎并没有像金忠孝这么紧张,他倒还是神色悠闲,不紧张任何事情。金忠孝虽然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到底那个额头上有千字印的人与他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将紫玉送给自己?还有为什么要式开保护自己?“我想知道那个要你保护我的人到底是什么人!”金忠孝望着式开,那逼人的气势让他想起了那个男人,那个目光暗淡且锐利的男人!沉默了一刻,式开一阵朗笑,为的是要转移话题,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不可以说,他知道如果金忠孝知道真相,那金忠孝平凡的生活就将结束,式开了解他,所以不会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只是嘱咐我要照顾你罢了!”式开的话根本没有任何说服力,金忠孝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假话,他的眼神开始变得犀利起来,看来今天他是非要知道真相不可了!金忠孝见式开不想说,冷笑一阵,然后指着自己手上的紫玉说道:”呵呵!我一切的不幸都是从它而起,如果没有它,我的人生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吧?”他那嘲讽的笑不仅是对自己,也是对式开的,他的确太渴望知道真相了!金忠孝准备将紫玉拿下来,式开一见马上冲了上去,握住了金忠孝的手,大叫:”你疯啦?”“你才疯了!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啊?”金忠孝怒吼着甩开了式开的手,将他推了出去。没有想到这一推竟然力气如此的大,式开被狠狠地打飞了出去,撞击在旁边的书桌上,将书桌撞得粉碎。金忠孝愣在那里,他记得在推式开的时候身上好像有一种力量爆发出来,紫色的光芒,是紫色的光芒将式开挡出去的!他不禁惊愕不已,看着自己的手。”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力量,那真的是他自己吗?被打到书桌边的式开努力想站起身来,他所担心的事情终究会发生的。毕竟金忠孝已经长大成人了,有他自己的思想,潜伏在他体内的力量也开始运用出来了!但这并不是好事。式开擦拭掉嘴角的血渍,无奈地望着金忠孝,这时莫夕和火修罗走了进来,问:”发生什么事?”式开没有回答他们的话,只是径直地走出了金忠孝的房间。他背对着所有人,忽然胸口一阵疼痛,殷红的鲜血顿时涌出嘴角。”噗!”他小声地哼哧了一下,但并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伤势,刚才金忠孝发怒时的一推,竟然把他伤得如此之重!金忠孝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望着自己的手,莫夕忽然有一种担心的感觉,她说不出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可以感应到金忠孝身体内好像有一种力量在蠢蠢欲动!叮咚——门铃响起,火修罗走出房间去开门,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苑蓝。她那与帕奇罗完全一样的玉面,又一次引起了火修罗的心跳。”你怎么来了?”他惊讶地问道。苑蓝淡淡一笑,走进门。”我不过是来看看驱魔居罢了!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妖孽的窝!”她的话明显是针对火修罗的。她是一个天师,当然可以知道火修罗不是人类。她一转身,用艳丽的目光直视火修罗,问:”你到底有什么企图?为什么要混入学校?”出于天师的职责,她必须守正辟邪,消灭妖孽!所以才会对火修罗如此,她可以感应到莫夕身上那似人非人的气息,也可以辨别出金忠孝身上的魔气,其实如果金忠孝那天不发怒的话,她是永远不会判断出他身上那股气息是属于什么属性的!“我没有什么企图,不过相信与否在于你!”火修罗知道眼前的苑蓝并不是他的帕奇罗,虽然相貌一样,但是性格却是天渊之别。苑蓝身上带着高傲与不逊,而帕奇罗则是温柔体贴!他们根本就不是一类人,火修罗应该想通才行!“哦?”苑蓝看见了金忠孝,他手上依旧戴着那条紫玉手镯,不过此刻她注意到上面似乎有一些缺损,难道那就是金忠孝魔气泄露的原因?她用惊异的眼神看着金忠孝,问:”紫玉是怎么回事?”紫玉忽然有些感应,金忠孝顿时望向苑蓝。”你身上有紫玉的碎片?”他皱起眉头,因为他可以判断出苑蓝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紫玉的碎片!紫玉碎片?紫玉果然受损了!不过让苑蓝更加惊讶的是金忠孝的话,她身上有紫玉的碎片?怎么可能?“天地聚灵,紫玉在何处!”金忠孝举起右手喊道。他的脸色如此难看,随着苑蓝右边肩膀的发光,他顿时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在金忠孝昏迷的时候,莫夕强迫式开,要他说出关于金忠孝的事情,她已经感到无比迷惑了。为什么他身上会有魔气?为什么紫玉他不可以取下来?还有他的超能力,如果没有超能力的话,金忠孝是不可能将式开打败的!不过式开并没有说什么,他答应过那个男人,绝对不会将任何事情透露出来。他觉得现在时机还不到,他们目前必须快点找回剩下的紫玉碎片,要不然金忠孝可能会有危险。金忠孝微微睁开双眼,虚弱地爬起来,道:”式开!告诉我!”“对不起!我不能说!因为现在还不是时机!”式开无奈,他并不是不想说,只是不能说!金忠孝的目光顿时变得凶邪起来,眼珠竟然慢慢地变成紫色,泛着幽幽的光彩。式开、火修罗、莫夕以及苑蓝都愣住了,那是人类的眼神吗?如此冰冷凶恶,强劲的压迫感随即而来,式开刹时感到事情不对,赶紧屏气凝神,聚集妖力,想借此压制住金忠孝的魔气。只见金忠孝愤怒地将戴在右手手腕上的紫玉手镯撸了下来,丢在一旁,也正在这时,他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强烈的力量爆发了出来,他自己也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将式开以及其他三个人都震飞了出去。“噗——”莫夕嘴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皱眉看着金忠孝。她不敢相信那就是金忠孝,那个温柔又爱开玩笑的人真的就是眼前这个充满邪气的男人吗?“式开!怎么回事?”火修罗也受到了严重的震荡,身体已经有些难以招架了,捂着胸口大声地问道。式开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愚蠢。”金忠孝他是前任魔王震魂的儿子!”迫不得已他将真相说了出来。震魂是魔界中最严厉,但也最善良的魔王,他为人公正不阿,且乐善好施,所以使得人类与魔界相处的十分和平。但是他的手下,也就是现任的魔王温敌看不惯他如此的作为,所以就率领着自己的势力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叛变,因为一直都向往和平,所以震魂并没有多少兵力,三天的浴血奋战后,他的王朝落到了温敌手中,而他也被千字封印所束缚。后来被关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黑暗深渊。他的妻子连带他那个还没出世的孩子也一起被关在了那里。他的妻子为了保住震魂这惟一的血脉,使尽自己所有的魔力,将自己腹中的孩子用灵体保护层保护了起来,自己因此身衰而亡。看守的小卒见到她如此的作为,不禁感动,便放走了震魂。离开黑暗深渊后,震魂就将自己儿子的灵体放进了一个已婚女人的身体里面,那个女人就是金忠孝现在的母亲。金忠孝因为是魔界的人,所以天生就有魔力,但他又是出自人腹,所以身体无法负荷他体内的能力,才使得他身体虚弱,不过后来震魂给他佩带上了紫玉,紫玉可以镇压住他身体里的魔气,所以他才得以健康地成长!不过紫玉的碎裂却给了金忠孝体内魔气有喘息的机会,又加上现在金忠孝将紫玉取了下来,他体内的魔气顿时爆发出来!从式开的口中得知金忠孝的身世,他们不禁愕然,原来他的身后竟然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大家知道金忠孝身世的同时,金忠孝也似乎发了狂,被压制了近二十年的力量一下子爆发出来,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忽然一个影子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是一个男人,他将右手手掌张开,对着金忠孝,从他的掌心射出一道光芒,将金忠孝牵制住了,左手则是用力量将紫玉拾了起来。“震魂!”式开惊愕地说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震魂则很从容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这个空间暂时无法抵制你体内的魔气!我们走!”说着他的四周闪出了耀眼的光芒,将所有人都映射在其中,大家都有一种落水的感觉,那种半窒息的感觉让莫夕感到无比地难受,她皱起的眉头,担心地注视着光芒中央的金忠孝。”孝!你一定要没事!”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所有人刹时消失在寂静之中……请继续期待《伊舞界影》续集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pt电子游戏在线网投官网平台

2020-06-04 03:32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澳门网投网址大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